職業教育越來越“香”是大勢所趨

職業院校畢業生越來越搶手、一些學生主動選擇上職校、職業教育讓農家孩子找到成才的契機、接受職業教育不再被認為沒前途……這些正在一步步從愿望變為現實,并將越來越成為普遍的現象。

可以預判,發展職業教育是大勢所趨,我國職業教育正迎來大改革大發展的新階段,邁上提質培優、增值賦能的快車道。

首先,國家層面大力推進。今年4月13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國職業教育大會上做出重要指示:加快構建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培養更多高素質技術技能人才、能工巧匠、大國工匠。5月10日,國家發改委等三部委發布《“十四五”時期教育強國推進工程實施方案》,明確支持一批優質職業院校,建設一批高水平、專業化產教融合實訓基地。6月7日,《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教育法(修訂草案)》提交全國人大審議,明確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具有同等重要地位,并著力解決職業教育領域的突出問題。6月8日,人社部等五部委發布《關于全面推行中國特色企業新型學徒制加強技能人才培養的指導意見》,面向企業全面推行新型學徒制培訓,人均補貼5000元/年。再加上2019年頒布的被稱為“職教20條”的《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這些都一再表明,國家下定決心、下大力氣要加快推動職業教育發展。

其次,產業發展上人才需求緊迫。在高質量發展大背景下,我國高技能人才占比低、缺口大。數據顯示,我國技能人才已超過2億人,占就業總量的26%。然而高技能人才僅有5000萬人,占技能人才總量的28%,與德國、日本等制造強國相比有不小差距。其結果就是,企業快速發展卻一“匠”難求,人才爭奪戰愈演愈烈。據統計,2020年我國重點領域技能型人才缺口超1900萬人,尤其是汽車行業“搶人大戰”已進入白熱化階段。面對戰略性新興產業、先進制造業、現代服務業、現代農業對于高素質技術技能人才的渴求,職業教育必須擔負起更大重任。

再次,職教體系本身也在自強求變。擁有1.13萬所職業院校、3088萬在校生,在建成世界規模最大的職業教育體系之后,我國職業教育正在順勢而為、應勢而起,向更優更強方向努力。針對產教融合不夠深入、專業設置陳舊且同質化、吸引力不足等突出共性問題,不少職業院校對接市場需求,創新教學模式,探索“私人訂制化”專業設置、“全生命周期”教育體系;聚焦行業,開放辦學,積極開發新產業、新職業方向的新教學內容,不斷增強人才培養與產業發展的匹配度和契合度。

最后,觀念認知上正悄然轉變。我國職業院校的多數生源都來自農村,他們通過職業教育斬斷了貧困代際傳遞的根子,也有很多人憑著一技之長實現了人生價值,贏得了人生出彩的機會。在看到有些職校就業率達到98%以上,不少職校生一畢業就拿到七八千元的月工資后,越來越多的人感到,職校畢業生同樣前途廣闊、大有可為。“低人一等”的傳統觀念也逐漸瓦解,腰桿更直、底氣更足正成為職校生的新形象。

職業教育一頭連著教育,一頭連著產業,具有廣覆蓋、普惠包容的特點。既承擔著培養“職業人”和“社會人”的雙重職能,肩負著“使無業者有業,使有業者樂業”的使命,又是為經濟社會發展和現代化建設培養高素質技術技能人才的重要基地。隨著促進全體人民共同富裕擺在更加重要的位置,我國職業教育更是迎來了巨大的發展機遇。

這是因為,要促進共同富裕,一方面要“擴大中等收入群體比重,增加低收入群體收入”“形成中間大、兩頭小的橄欖型分配結構”。那么,如何讓眾多低收入者向中等收入邁進?重點要推動哪部分人群?答案是明確的,首先要讓農民及以農民工為主體的產業工人提高收入。而要提高這一龐大群體的收入水平,就必須著力提升他們的職業技能和素質,這就需要從源頭上加強職業教育。

另一方面,共同富裕必須通過“高質量發展”來實現。當前,我國經濟深入轉型升級,必須將發展重心放在實體經濟上。要改造提升傳統產業,發展壯大新興產業,加快形成現代產業體系,需要大量高素質技能型人才。要使“制造大國”向“制造強國”轉變、“大國制造”向“大國智造”轉變,就離不開高質量職業教育的人才供給。

沒有職業教育現代化,就沒有教育現代化。順應大勢、擁抱大勢是最有效的路徑、最智慧的選擇。不遠的將來,當人們讀懂了“職教”與“普教”兩者只有“類型”之分,沒有“層次”之別;當職業教育成為高技能人才“蓄水池”,真正“香起來、亮起來、強起來”;當大力弘揚工匠精神、培養能工巧匠蔚然成風,越來越多人對職業教育高看一眼、厚愛三分,我們一定能看到,經過職業教育培訓提升之后,有越來越多的農民、工人向中等收入群體靠攏。

農民日報·中國農網記者 白鋒哲

草莓视频在线观看-草莓视频app污无限下载观看-草莓视屏app安卓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