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創新引領 推動先行先試——濰坊國家農業開放發展綜合試驗區“三年答卷”(中)

發力農村改革,推進農村產權實現資產化、金融化;聚合資源要素,打造蔬菜種業“硅谷”;統籌“兩個市場”,為保障國家糧食安全“開源探路”;探尋多條路徑,讓“小農戶”進入現代農業發展快車道;聚焦融合發展,試水、探尋“新主體+新業態”;推動機制創新,構建農業現代化保障體系……

8月中旬,在濰坊國家農業開放發展綜合試驗區(以下簡稱“農綜區”)采訪發現,上述創新探索,正在這一“國字號”發展平臺上,如井噴般涌現。

“作為《齊民要術》的誕生地、農業產業化等經驗的發源地,濰坊本就是一片創新的沃土。”市委書記田慶盈說,“自農綜區創立以來,濰坊牢牢把握中央和部、省部署要求,把國家農綜區建設作為重大政治任務和‘頭號工程’,瞄準農業農村發展進程中的共性問題,堅持創新引領,推動先行先試,為創新提升‘濰坊模式’、打造鄉村提升齊魯樣板先行區、加快農業農村現代化提供經驗借鑒和動力支撐。”

發力農村改革,推進“農村產權金融化”

在位于濰坊國家農綜區核心區內的前闕莊村,村黨支部書記于英智介紹,該村通過領辦合作社和農業公司,推進土地規模化運營,領建省級田園綜合體,形成了以土地、智能溫室等價值約5.1億元的資產。然而,這些投入巨大形成的資產,卻沒有對應的金融產品,難以為村莊再發展提供資金支持。

“到前闕莊調研,發現農村產權融資難是普遍問題。”濰坊國家農綜區推進辦常務副主任,濰坊經濟區(農綜區核心區)黨工委副書記、管委會主任喬日升說,“我們當即決定以表現突出的前闕莊村為試點,以‘農村產權金融化’為思路,全力攻堅克難。”

在農綜區的統籌推進下,前闕莊村先是找到山東農村產權交易中心,對村內土地和智能溫室等,進行核資確權和折股量化。再通過集體運營,與山東省農擔公司、銀行和國有投資平臺合作,組建鄉村振興產業基金,撬動金融市場,成功實現融資16億元。

農綜區推進的前闕莊村試驗,把農村沉睡的資源資產轉化為市場資本和金融產品,開辟了市場融資新渠道,實現了農村資產的市場價值,為鄉村振興注入了金融動力。7月25日,農綜區在前闕莊村召開“農村產權金融化”新模式研討會,對該村以“集體資產資本化、股本運營集體化、農村產權金融化”為特點的改革路徑,進行全面總結推廣。

聚合資源要素,全力破解“卡脖子”難題

濰坊蔬菜種植面積達400萬畝,然而有很長一段時間,菜農卻不得不接受“一克種子一克金”的無奈。“大棚蔬菜之父”王樂義曾疾呼:“菜農得為每克售價一兩百元的洋種子‘買單’,因為種子是人家的。”

為突破瓶頸制約,以農綜區為平臺,濰坊建起國家現代蔬菜種業創新創業基地、國際種業研發集聚區,引進先正達集團中國種子創新中心等項目,壽光蔬菜產業集團收購荷蘭種企,讓濰坊能夠立足本地產業基礎,整合國內國際資源,全力攻堅。

功夫不負有心人。據濰坊市委常委、副市長,國家農綜區推進辦黨組書記、主任李蘭祥介紹,濰坊種業研發企業已達34家,已研發自主知識產權優良品種180多個,國產蔬菜品種市場占有率從30%提高到70%以上。

既是蔬菜種業“硅谷”,還是“中國農機之都”。2020年,濰柴雷沃重工在CVT動力總成和液壓動力總成等核心技術領域一舉打破國外壟斷,帶動濰坊發展起農機生產企業650家,年總產值1380億元,占全國的1/4。

三年來,濰坊國家農綜區就是瞄準一項項“卡脖子”難題,搭建平臺,迎難而上。北京大學現代農業研究院、全國蔬菜質量標準中心、中國(濰坊)食品科學與加工技術研究院等一批“國字號”創新平臺,30多家農業“院士”工作站先后落地。

統籌“兩個市場”,為國家糧食安全“開源”

在濰坊農綜區核心區內,一個名為“糧谷驛路”的項目,正在加快推進建設。據了解,該項目建成后,年可從哈薩克斯坦、烏克蘭等國家進口糧食200余萬噸,約占濰坊全年糧食產量的一半。

據糧谷驛路(濰坊)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總經理張洋介紹,該項目發揮“一帶一路”國家農業原料與中國深加工產業優勢,利用中歐、中亞班列便利性,正全力打造集國際農業合作、糧谷保稅深加工、口岸信息化、跨境物流等多功能為一體的國際化綜合糧谷產業基地。

保障國家糧食安全,要在立足國內的基礎上,在國際市場上尋求更多合作。然而,受國際貿易政策制約,糧食進口有諸多限制。對此,濰坊創新推進的“糧谷驛路”項目,充分發揮位于農綜區核心區內的保稅區政策優勢,先是進口原糧到保稅區,經過多元加工后,再進入國內市場。

“發揮農綜區優勢,利用好國內國外兩個市場,為國家糧食安全‘開源’。”李蘭祥說。今后,農綜區將繼續放大政策優勢,發動企業融入“一帶一路”發展,通過推行現代農業生產技術、海外機械化種植和訂單化生產,引入“一帶一路”糧源,率先形成國家級合作的糧食進口貿易通道。截至目前,濰坊已有20多家企業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建立研發中心、加工基地和產業園區等。

探尋可鑒路徑,讓大主體“牽手”小農戶

“村社入股”“按揭農業”“合伙人制度”“拎包入住”“合同代養”……這幾年,在濰坊農綜區會經常出現一些“新詞匯”。而這些“新詞匯”,反映的是一個共同的主題——讓小農戶進入現代農業發展快車道。

壽光市田柳鎮菜農王相勇,2019年就靠著“合伙人制度”,在壽光金投集團領建的現代農業創新創業園區內,租種了5個高標準大棚,年收入近百萬元。“大企業負責建,關鍵環節有專業化服務,咱菜農只管種,很多農活都能用手機控制,種菜不像以前那么累了,掙的錢還比以前多了不少。”王相勇笑言。

諸城市引進的仙壇1億只肉雞產業項目,則推開一種新的養殖模式:由公司投入建雞舍,提供全程服務,讓養殖戶零成本“拎包入住”。諸城市畜牧發展中心副主任王洪偉介紹:“每棟標準化雞舍占地約4畝,基建和設備等投資約200萬元。符合進駐條件的養殖戶經考核后免費進駐,一般年可出欄肉雞20萬只,純收入40萬元以上。養殖戶用10年時間還清按揭,養殖場即歸農民所有。”

在喬日升看來,統籌解決土地規模化和農民組織化問題,構建大主體與小農戶的利益聯結機制,是現階段推進農業現代化的關鍵。基于此,濰坊發揮農綜區政策優勢,鼓勵各地創新機制,已尋到多條可鑒路徑。

聚焦融合發展,試水“新主體+新業態”

初秋時節,走進位于寒亭區的袁隆平海水稻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示范區,一片耀眼的金黃迎風招展。“原來,這是一片鹽堿地。去年7月項目落地,首季海水稻高產田畝產達1250.6斤。”山東濱袁農業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田國慶告訴記者。

示范區總占地面積達18萬畝,正在全力建設以海水稻種植為基礎、生態為依托、旅游為引擎、創新為理念、富民為根本、市場為導向的“海水稻+”新型農旅綜合體。

產業鏈條充分延伸,新型業態不斷涌現。青少年在學校,營養套餐吃什么?患者在醫院,健康食譜怎么配?諸城市惠發食品公司的“中央廚房+智慧餐飲”系統,都能夠滿足。“依托消費大數據,上游聯結生產園區、種養農戶,保障質量安全;中游聯合加工企業,建設中央廚房和共享工廠;下游根據消費者需求,提供個性化配餐。”公司董事長惠增玉說。

打造融合發展新主體,培育融合發展新業態。據喬日升介紹,在濰坊龍頭企業和產業聯合體“雙十”培育計劃的支持下,農綜區核心區已落地建設首批14個重點項目和園區,安丘農谷創建為國家首批農村產業融合發展示范園,帶動濰坊培育形成食品加工、農機、蔬菜、花卉、畜牧等國內領先的農業產業集群,其中蔬菜、畜牧、農機全產業鏈產值均超千億元。

聚焦機制創新,構建農業現代化保障體系

“中心累計交易和盤活農村資產超110億元,帶動銀行涉農資金投放超27億元,為農業主體降低交易和融資成本3000多萬元,在農村資源資產化、資產資本化方面蹚出了切實可行的路子,金融創新和金融服務規模位居全國同行業首位。”位于農綜區核心區內的山東農村產權交易中心總經理王菲告訴記者。

該中心是山東省政府支持農綜區建設的省級農村產權交易平臺、抵押登記平臺和集體資產處置平臺,并設立農村產權運作基金。近年來,中心整合省農擔和財政風險補償資金等政策,創新完善“交易鑒證+抵押登記+銀行貸款+政策擔保+貸款貼息+風險緩釋+風險補償+不良處置”的農村產權交易融資模式,為推動鄉村振興注入了金融動力。

此外,成立山東省鄉村振興服務聯盟,搭建山東省第一個鄉村振興普惠金融服務平臺,設立農業“新六產”發展引導基金,推進農村宅基地五項制度改革等,都是濰坊國家農綜區以機制創新為導向,全力構建的農業現代化服務保障體系的內容。

“在濰坊設立首個國家農綜區,將其打造成為農業農村現代化的‘先行樣板’,首先要全力構建服務保障體系。”喬日升說,“對此,農綜區全力推動盤活‘人、地、錢’,發揮關鍵要素的支撐保障作用,推動形成全社會共同參與發展的強大合力。”

作者:農民日報·中國農網記者 呂兵兵


草莓视频在线观看-草莓视频app污无限下载观看-草莓视屏app安卓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