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觀察| 我們的家鄉是“平的”

我們這幾代人都有幾個家鄉。祖籍是家鄉,出生長大的地方是家鄉,工作生子的地方也是家鄉。沒有誰的家鄉是“平的”。哪怕是在關中大平原上的一個村莊,也會有一條大河溝穿村而過。在黃淮海大平原上,哪個村莊也都會有幾個池塘環繞。幾十年過去了,如今回首看看,就在這個七月,歡慶建黨百年的紅旗還在風中飄揚,黃淮大平原上“百年一遇”的洪水毀了村莊,淹了人畜。全民一心抗擊災情,國家出錢人民出力,還有一些人的武器是筆。確實需要總結,需要反思。

這次的水災一個特點是淹了大城市。身陷其中的鄭州市民最大的疑惑是為什么感覺洪水的沖擊力比任何時候都猛烈?其實這就是“水往低處流”的力量。過去城市里的“低處”很多,哪個城市都有許多地名與水有關,“橋、溝、壩、渠”,現在,隨著城市建設這種地貌難得一見了,地鐵隧道這些人工低處就必定承受巨大壓力。城市的高硬化率也使得雨水失去了大地的吸納,只能是隨波逐流。這百年的“一遇”是城鎮化的“一遇”。這種平面建設思維在城鎮化的過程中也滲透到了廣大農村。我們回頭看看自己的家鄉,是不是已經“平了”?我們經過了最近十年的水利大建設,還是沒有達到目標,這就不能不引發我們在全面推進鄉村振興,大力實施鄉村建設行動的過程中對此予以高度重視,因為這種平面的思維模式它不是過去式,到今天,在城市建設中,這種思維模式依舊活躍。

是我本人的經歷特殊嗎?不是。我的祖籍地處膠東沿海丘陵山區的一個小山村。村莊南、東、北三面是山,西面是坡地。我們村所在的群山與西面的群山中間是一片約有30平方公里的平地,其中間的一半的面積是沿海灘涂。我們村的三面沿著山坳共形成了五座天然小水庫和一條小溪。上世紀70年代后期在東面的山坳里攔壩建了一個大水庫,村里的一個水庫和那條小溪消失了;上世紀90年代建設公路交通網,填掉了兩個小水庫;本世紀前十幾年搞城鎮化,填掉了最后兩個小水庫。農民全都上樓了。而遠處那片灘涂,很快建成一大片高大的住宅樓。讓人望而生畏。因為那些遠離灘涂的村子,名字都是“大泊子”、“小泊子”的,何況地處海水漲潮、洪水入海的通道上。在那里蓋房子,不知道是怎么賣出去的。

我出生在一個沿海小城市,那時全市只有18萬人口。城市是北、西、南三面環山,東面是海。地形都是一樣的,有多少個山坳就有多少條河流。這個小城自北向南就像扇骨一樣被一條條東流入海的小河撐開,城里面也就有了一座座小橋。許多橋可以報時。橋下的海水潮漲潮落,河水結冰融化,城里的孩子就有了時間概念,季節概念。最大的一條河叫葡萄河,自西向東流入大海,河的上面有鐵藝的架子支撐著濃密的葡萄藤,跨越十多米寬的河床,這在那個時代算是很壯觀的了。然而,上世紀90年代,這個小城由縣級市升格為地級市,所有的河一夜之間全都消失了,葡萄河也未幸免于難,被填平變成了主干大道。城里面的荷花池、游泳池、體育場都消失了,海邊的沙灘也消失了,硬化為美麗的濱海公園和大道。城區內的小山都被開發蓋樓,完全硬化,一旦有大雨,就有可怕的“沖擊力”直沖而下。

我現在生活在首都。首都也不是40年前的首都了,特別這十年,日新月異。大家身邊的公園很多了,人民滿意。但我還是不滿意。我住的社區有一個大公園。公園的周圍有5個公交車站,就這么大。這座公園由法國著名建筑師杜包斯參與設計,2008年建成。它最大的特點是“群山環抱,高低起伏。”起伏感體現在許多細節上。比如在幾條景區道路上設計了幾十公分深的長渠,上有小橋,內有石蹬可以腳踏過“河”。雖無水源,但是下雨后積了水,就是一景。最大的“起伏”是東北角的巨大下沉廣場。一邊是兒童游樂設施,一邊是老年人的各種舞蹈隊的舞池。兩疊的高大臺階上,也是人們觀看納涼的去處。然而,疫情后公園改造,以上描述的全都消失了。強烈的感覺是空間變小,意境全無,土里土氣。原來,“洋氣”的東西是因為有科學在里面,改造后破壞的恰好是公園的城市蓄水功能。如此改造讓人感到無比震驚。

這個公園也是我們幾十年城鎮建設的縮影。我們在重建中走的是怎樣的論證程序?使用人、居住人有沒有發言權?為什么在改造中采取的都是“填平”的模式?填平的時候考慮的是“蚊蠅滋生”?還是“產權歸屬”?如果說鄉村建設是為農民而建,我不相信農民會愿意把水庫填平了。一個百十戶的小村子能有五座水庫,說明它風水好,這不就是美麗山村嗎?以前我過年會回老家看望鄉親,鄉親會送我那種家家戶戶都制作的“地瓜干”,然而現在已經沒有了。沒有了這點禮物相送,讓鄉親們都很不好意思。我們很多城市、村鎮,建設得很美,但是功能不全。無法反復利用、應急利用,給不了它的人民以自信。只有那些讓居民在生活中萌生自信心的城市才是美的,那些能讓國家和人民在災害面前把損失降到最低的城市才是美的。

黨中央國務院對于我國的水利事業發展十分重視。連續18個中央一號文件,多數都是聚焦農民增收、農業現代化等綜合方面的意見或決定。而2011年,中央一號文件卻是一份“特殊”的文件——《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加快水利改革發展的決定》。它全面闡述了水利改革發展的指導思想、目標任務和基本原則。指導思想是注重科學治水、依法治水,突出加強薄弱環節建設,大力發展民生水利。基本原則一要堅持民生優先。二要堅持統籌兼顧。三要堅持人水和諧。四要堅持政府主導。五要堅持改革創新。目標任務是到2020年,基本建成防洪抗旱減災體系、水資源合理配置和高效利用體系、水資源保護和河湖健康保障體系、有利于水利科學發展的制度體系。

到今年剛好十年,到了全面總結的時候。我們知道的一點是,水利災害依舊是農業的大災,農業大災保險近十年倒是發展很快。對照目前的洪水造成的損失狀況,十年前的中央一號文件需要重新學習。不必制定新的文件,對照文件把短板、漏洞補齊再說。特別是在“堅持政府主導”上,政府要按照中央一號文件要求逐條逐句去剖析,在“水利改革發展”上找差距。在這件事上,最能檢驗一級政府的大局意識,治理能力。因為水火無情呀,毫不留情。你沒給它安頓妥帖,它絕對要沖了你的龍王廟。

也別小看了那些小的玩意兒,小水窖、小水池、小塘壩、小泵站、小水渠等“五小水利”工程建設一定要重視哦。這種大雨來了,它們可是你家園的第一道衛士;旱得天崩地裂的時候,它們又成為你最后的稻草。這些,都寫在那年的中央一號文件里了。

作者:孫魯威

草莓视频在线观看-草莓视频app污无限下载观看-草莓视屏app安卓黄